徐少华

河南泰豫恒律师事务所

河南省郑州市

律师简介

基本信息

  • 执业证号14101201710324720

案件统计

律师人脉关系

法院分布图

律师代理案件趋势

律师案例

原告河南益丰达进出口有限公司诉被告郑州同乐企业集团有限公司、河南五洲大酒店有限公司股权转让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7月9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12月21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河南益丰达进出口有限公司委托代理人陈长生,被告河南五洲大酒店有限公司委托代理人王满行到庭到庭参加诉讼。被告郑州同乐企业集团有限公司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民事一审判决书2018-12-24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法院(2017)豫0105民初17938号
上诉人邱建因与被上诉人陈红股权转让纠纷一案,不服河南省郑州市二七区人民法院(2018)豫0103民初264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5月9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邱建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徐少华、被上诉人陈红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寒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邱建上诉请求:1.依法撤销一审法院(2018)豫0103民初2646号民事判决;2.改判驳回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支持上诉人的诉讼请求,判令被上诉人返还上诉人剩余货款74643元;3.本案一审、二审诉讼费用均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与理由:一、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证据的审查判断和采信均存在明显错误。一审法院认定2017年7月31日,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约定,被上诉人自愿将其60%的股权转让给上诉人,转让金额为750000元,认定时间明显错误。客观事实是,双方自2016年9月就约定了股权转让事宜,由于当时上诉人银行账户上资金不足,2016年9月21日当天,上诉人就通过银行账户以转账的形式分两次向被上诉人及其指定账户转款380000元,并约定剩余退股款由被上诉人收取的货款予以抵充。该事实由银行流水等证据予以佐证,且被上诉人也予以认可。一审法院认定“在原被告未对公司相关账目进行核对的情况下,被告反诉称原告收取货款824643元,证据不足,本院不予采信……”,认定事实明显错误。事实上,上诉人从未主张过一审法院所谓的“原告收取货款824643元”,上诉人一直主张的是,截止至2017年7月底,被上诉人共收取货款24笔,共计货款444643元,而另外380000元的银行转账,明确标注的是“退股款”,且双方提交的证据均证明了该事实。二、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一审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条、第八条、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之规定,判令上诉人承担清偿责任并支付相应逾期付款利息,属于法律适用错误。本案中,双方约定的权利义务,均已履行完毕,法院应当查明事实,并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一条、《民法总则》第一百二十二条之规定,改判被上诉人返还上诉人剩余货款74643元。陈红辩称:一、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关于本诉双方当事人原系郑州雷德商贸有限公司的股东,双方于2017年7月31日签订《退股协议书》,明确约定被上诉人拥有的60%股份转让给上诉人,转让金额为750000元,上诉人前期已支付574647元,余额175353元分两次支付,2017年年底之前支付75353元,2018年年底之前付清剩余100000元。协议签订后,上诉人却没有按照约定支付转让金构成违约。应当按照《退股协议书》约定,承担支付股权转让金及违约责任。一审法院认定上述事实,有被上诉人的当庭陈述,有双方签订的《退股协议书》、中国建设银行的回款回单、各种账本交接单,以及庭审笔录等相关证据在卷予以佐证,足以认定。关于反诉上诉人仅提供一份被上诉人移交给其的账本,以此来主张被上诉人收取了44643元的货款,再加上前期支付的股权转让金380000元,共计824643元,冲抵股权转让金后,被上诉人还应退给上诉人74643元。一审法院以上诉人证据不足而不予采信,是客观的、准确的。之所以不予采信上诉人的证据,一审法院有双方的当庭陈述,被上诉人移交上诉人各种账本交接单,以及双方庭审中认可“被上诉人在公司从事会计及现金管理工作,公司的大额支出上诉人作为法定代表人都亲自过目”的客观事实,上诉人提交的“腹肌盘交费记录账本”均不能与上述证据相印证。二、上诉人在上诉状中所主张的上诉理由均不成立。第一,双方签订的《退股协议书》中根本没有约定“剩余退股款由被上诉人收取的货款予以冲抵”,上诉人的该说法没有任何证据支持,纯属虚构。第二,上诉人主张的被上诉人收取货款444643元,用以冲抵股权转让款,不是客观事实。上诉人为这一主张提交的唯一证据是“腹肌盘交费记录”账本。该账本的内容记录的是2016年10月13日至2017年3月24日公司腹肌盘及其他器材进账,还有部分公司人员工资及房租押金退回等。而被上诉人将自己制作管理的包含“腹肌盘交费记录”账本在内的各种账本移交上诉人的时间是2017年6月12日,双方签订《退股协议书》的时间是2017年7月31日,远在“腹肌盘交费记录”账本记录的货款进账记录时间之后。被上诉人根本没有占用“腹肌盘交费记录”账本中记录的进账货款。该记录中的进账货款被上诉人都将其进入现金账,并已经转交给上诉人。上诉人对被上诉人收取货款冲抵股权转让金的主张,缺少证据支持,不能成立。一审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条、第八条、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上诉人向被上诉人支付股权转让金75353元及逾期付款利息;驳回上诉人的反诉,适用法律、法规正确,判决合理合法。陈红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被告支付原告股权转让金175353元及利息(利息以75353元为基数,按照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自2018年1月1日计算至实际还款之日止)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邱建向一审法院反诉请求:反诉被告返还反诉原告剩余货款74643元并承担本案所有的诉讼费用。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5年2月13日,郑州雷德商贸有限公司成立,原告陈红与被告邱建系郑州雷德商贸有限公司的股东。2016年9月21日,被告通过中国建设银行向原告付款380000元。2017年6月12日,原告将其制作管理的现金账、银行账、器材进货本、器材收入明细、出账本等移交给被告。2017年6月13日,郑州雷德商贸有限公司的股东变更为被告邱建(亦是法定代表人)。2017年7月31日,双方签订了一份《退股协议书》,主要约定,原告自愿将其60%股权转让给被告,转让金额为750000元,被告已付退股金574647元,余额175353元分两年付清,2017年底支付75353元,2018年底付清剩余100000元。该协议签订后,被告没有按约支付股权转让金。一审法院认为,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本案中,被告邱建未按《退股协议书》约定在2017年底前向原告陈红支付股权转让款75353元,属违约行为,被告应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故原告要求被告支付股权转让款75353元及逾期付款利息的诉求,合理有据,该院予以支持。因剩余100000元股权转让金的付款期限未至,故原告的该诉求,该院不予支持。关于被告邱建提出的反诉问题,被告仅提供原告移交的账本等证实原告收取货款824643元,对此,原告不予认可,称原告在公司从事会计及现金管理工作,公司的大额支出,被告作为法定代表人都亲自过目,综合全案,法庭认为,在原、被告未对公司相关账目进行核对的情况下,被告反诉称原告收取货款824643元,证据不足,该院不予采信,故被告要求原告退还货款74643元的反诉不成立,该院不予支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条、第八条、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一、被告邱建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陈红支付股权转让金75353元及逾期付款利息(以75353元为基数,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种类贷款利率,从2018年1月1日计算至实际还清之日止);二、驳回原告陈红的其他诉讼请求;三、驳回被告邱建的反诉。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3807元,原告陈红负担2000元,被告邱建负担1807元。反诉费833元,由被告邱建负担。本院二审期间,邱建提交了以下证据:第一组证据:1.现金账一本;2.器材、腹肌盘出账本一本;拟证明现金账和所有的出账本,均未显示被上诉人在一审中称的“2016年9月21日当天上诉人用公司现金支付给被上诉人20000元”,被上诉人的主张没有事实依据。第二组证据:3.银行账一本;4.器材进货账一本;5.黄金时代器材本一本;6.器材收入明细本一本;7.腹肌盘进账本一本;8.仓库腹肌盘一本;拟证明被上诉人在2017年6月12日,一共交接了8份账本。该8份账本,系被上诉人在离开公司之前,向公司交接的所有公司进出账目记录,其中并不包括上诉人在一审中所提交的“收取货款凭证本”。一审中上诉人提交的“收取货款凭证本”,是被上诉人单独向上诉人个人出具的收款凭证,同时也是用来冲抵股权退让金的凭证。该凭证是与公司账本没有任何关系的。第三组证据:9.取款凭条;拟证明被上诉人掌管公司所有资金进出,掌握上诉人的银行账户及密码,并经常代表上诉人到银行取款,代为签字。一审中,被上诉人对此予以否认,充分证明了被上诉人在一审中说了谎话。陈红对邱建提交的证据发表意见:上诉人提供的证据不属于二审中的新证据范围,不同意质证,该证据不应被采纳。第一组证据现金账本明显是撕毁的,不完整,所以不能客观反映事实;第一组中的器材腹肌盘出账本与本案无关。第二组证据银行帐也存在损毁情况,且不能证明上诉人所称的证明目的。器材供货账与本案无关;第二组证据中的黄金时代器材本也存在涂改后补签的情况,所以不能客观反映事实,不应被采信;器材收入明细本不能证明上诉人的证明目的;腹肌盘进账本也不能证明上诉人的证明目的,因为里面内容是上诉人自己签的字,与本案无关;整个第二组证据由于现金账撕毁,所以不能客观的反映事实。第三组证据取款凭条与本案无关。
民事二审判决书2018-05-28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豫01民终7338号
原告马向华诉被告王金刚买卖合同纠纷一案,原告马向华于2017年8月23日依原、被告双方已自行达成和解协议为由,向本院提出撤诉申请。
民事一审裁定书2017-08-23郸城县人民法院(2017)豫1625民初3159号

法律咨询

电话咨询 周一到周日 9:00-18:00 027-85881208
关注公众号
免责申明:会员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 鄂ICP备18021267号-4 鄂公网安备42018502003405号 Powered by 听讼网 Copyright © 武汉听讼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