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国庆

湖南火龙联合律师事务所

湖南省永州市

律师简介

基本信息

  • 执业证号14311201110475358

案件统计

律师人脉关系

法院分布图

律师代理案件趋势

律师案例

原告张某某与被告谢某某离婚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10月21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邝小勇适用简易程序于2014年11月25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书记员王君辉担任记录。原告张某某及其委托代理人谢国庆到庭参加诉讼,被告谢某某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民事一审判决书2014-11-27新田县人民法院(2014)新法民一初字第651号
上诉人宋信文、曾庆璋、陈土样、陈远贵、陈中生、邓光忠、邓石健、黄象民、黄象珊、蒋桥旺、蒋如松、邝桐生、刘文中、陆仕杰、罗双福、骆恢奇、骆恢先、骆恢智、骆土生、骆珍爱、宋柏林、宋少宣、宋修大、谢圣保、谢信璋、郑光德、郑三立、郑水保(以下简称宋信文等28名上诉人)与被上诉人湖南省烟草公司永州市公司新田县分公司(以下简称烟草公司新田分公司)、被上诉人新田县供销合作联社(以下简称新田供销联社)以及原审原告何先柏、唐灶发、郑亚民劳动争议纠纷一案不服湖南省新田县人民法院(2019)湘1128民初53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9年11月12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采取阅卷和询问的方式不开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宋信文等28名上诉人上诉请求:1、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新田县人民法院(2019)湘1128民初538号民事判决书,改判依法支持上诉人的诉讼请求;2、本案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与理由:1、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二被上诉人至今未向宋信文等28名上诉人送达解除或终止劳动关系的书面通知,也未与上诉人达成解除劳动合同的协议,一审法院认定宋信文等28名上诉人被统一辞退,与二被上诉人解除劳动合同关系是错误的。2、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依据劳动合同法第九十七条、第九十八条之规定和《全民所有制企业招收农民工合同制工人的规定》第十七条的规定,一审法院只认定被上诉人给付上诉人六年的经济补偿金与上述规定不符。3、本案未超过诉讼时效。2012年12月上诉人在得知二被上诉人未给上诉人缴纳养老保险时,向二被上诉人提出要求解决基本生活费和养老保险待遇的书面报告,并多年向政府相关部门信访,2019年3月上诉人提起劳动仲裁,上诉人的上述行为导致本案诉讼时效多次中断。新田烟草公司与上诉人并未实行一年一签的劳动合同,是续用不续签。上诉人从事二十多年的烤烟生产,烟草公司没有上报劳动部门。烟草公司新田分公司辩称,1、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正确。上诉人在1994年底就与被上诉人终止了临时用工合同,当时我省并未出台实行养老保险制度具体实施意见,没有对企业招用的临时工养老保险缴纳作出明确规定,养老保险的缴费是从1995年1月实施劳动法之日起计算,我市范围内实行统账结合的养老保险制度是1996年1月开始的,故上诉人要求按照94年底以后颁布实施的规定补发养老保险,显然无事实及法律依据。被上诉人与上诉人在94年底终止临时用工合同时,依据当时《全民所有制企业招用农民合同制工人的规定》的规定,给付了上诉人六年的经济补偿金。1989年上诉人在被上诉人处工作时,按《招聘临时烤烟农技员合同》的约定,上诉人已享受了与被上诉人固定职工一样的待遇。1995年底,被上诉人与上诉人终止了临时用工合同,上诉人认为自己的权利受到侵害,应当向劳动部门主张权利,1996年1月起永州市实行养老保险统筹,上诉人认为被上诉人没有为其办理养老保险登记手续和缴纳养老保险费,也应及时主张权利,上诉人直到2012年才进行信访要求补发养老金、生活费等,2019年才提起劳动仲裁,已大大超过法定的仲裁和诉讼时效。2、一审法院审理该案件程序合法,没有违反我国民诉法的相关规定。3、上诉人在一审时适用已于2008年1月15日国务院关于废止部分行政法规的决定中的《全民所有制企业招用农民合同制工人的规定》来主张自己的权利,显然是适用法律错误。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新田供销联社辩称,1、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正确,上诉人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没有任何根据。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发生劳动关系在劳动合同法颁布之前,此前解除合同的行为及要求经济补偿的诉求,不受该法溯及。1989年答辩人的烤烟业务移交给烟草公司前后,县财委和答辩人下发了多个文件,对雇请的临时工作了清退,并作善后处理。当时双方的劳动合同基本上是一年一签,具有临时性和阶段性,上诉人无证据证实其具有连续工作的经历,合同约定的雇请时间到期,合同自然解除。被上诉人要求书面通知的理由没有法律及事实依据。2、被答辩人沿用的法律对答辩人没有溯及力。《全民所有制企业招用农民合同制工人的规定》已于2008年1月被国务院下发的第516号令废止3、答辩人于1989年下发89新供第14号文件《关于迅速搞好烤烟业务移交扫尾工作的通知》,第四条是:过去雇请的临时工、签订合同的合同工以及尚未过烟草部门的烤烟师傅,全部予以清退。清退之日,就是劳动争议发生之时,被答辩人宋信文等三十一人已远远超过仲裁申请期限和诉讼时效。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宋信文等31名原告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两被告赔偿众原告社会养老保险金经济损失各288,000元;2、判令两被告支付众原告生活补贴(宋信文、曾庆璋、陈中生、邓光忠、邓石健、何先柏、黄象民、蒋桥旺、蒋如松、邝桐生、陆仕杰、罗双福、骆恢奇、骆恢先、骆恢智、骆土生、宋柏林、宋修大、郑光德、郑三立各1200元,骆珍爱800元,宋少宣、蒋如松、黄象珊、陈土样、陈远贵、刘文中各600元,唐灶发谢信璋各1000元,谢圣保400元,郑水保、郑亚民各200元);3、判令两被告给予众原告与被告单位职工同等福利待遇;4、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2019年7月17日原告骆恢奇、郑亚民变更诉讼请求:将原告骆恢奇在被告烟草公司新田分公司工作年限由14年变更22年,将原告郑亚民的生活补贴由200元变更为1200元。一审法院认定事实:自1972年起,烟草业务由供销社系统经营,被告新田供销联社陆续面向社会聘请部分烟叶生产技术员进行生产指导和协助收购,聘请人员签订《聘请烤烟农技员合同书》,合同一年一签。1985年,被告新田供销联社向县财委请示同意,从农村招收150至200名合同制职工,与聘请人员签订《新田县供销联社招聘烤烟农技员合同》,约定合同一定二年,不转户口、不转粮食关系,如工作需要,可续签合同,政治上同单位固定职工一视同仁,经济待遇聘请烤烟技术人员执行供企三级工工资标准,劳保用品医药、奖金等待遇与固定职工同样享受。原告宋信文等31名均属该批被告供销联社聘请烤烟技术人员,原告宋信文等31名陆续在被告供销联社工作至1989年。1989年为了更好贯彻《烟草专卖条例》,国家实行烟草一条鞭管理,根据国务院、省、市统一部署,将原供销社经营的烤烟业务全部移交给烟草公司,由烟草公司专门负责烤烟生产、收购和调拨、销售工作。1989年5月2日,新田县供销合作联社、烟草公司新田分公司在新田县财贸委员会监证下签订《新田县烤烟业务交接工作协议》,协议约定:新田县供销合作联社从县供销社、棉麻公司、土产公司和各基层等单位调配在职正式职工420名给县烟草公司,供销系统的离退休人员调配100名给烟草公司,共计520名。供销社原雇请的123名烤烟师傅,根据烟草公司需要重新雇请。1989年5月5日,新田县财贸委员会下达《关于烤烟业务移交工作中有关事项的通知》﹝新财字(1989)第4号﹞,公布调配在职正式职工420名、离退休人员100名名单。1989年6月4日,新田县供销合作联社下达《关于迅速搞好烤烟业务移交扫尾工作的通知》﹝(89)新供字第14号﹞,该通知明确坚决维护新田县财贸委员会新财字(1989)第4号文件精神,凡确定调配烟草部门的人员(包括退休人员),一律不准擅自更换,过去雇请的临时工、签订合同的合同工,以及尚未过烟草公司的烤烟师傅,全部予以清退。后新田县烟草公司与招聘的烤烟农技员签订《招聘临时烤烟农技员合同》,合同约定招聘烤烟农技员为临时工,合同一年一签,合同期内新田县烟草公司每月支付工资,烤烟农技员在烟叶收购方案中规定的各项奖金及下乡或出差补助,以及入党、入团、评选先进等,与固定职工一视同仁。原告宋信文等31名烤烟农技员均得到被告烟草公司新田分公司雇请工作至1994年。1994年12月,被告烟草公司新田分公司根据零陵烟草公司《关于清退长期临时工的通知》﹝零烟局字(1994)第20号﹞的统一要求,对招聘的烤烟农技员予以全部清退,未再续签劳动合同,并根据烤烟农技员实际工作年限发放了生活补助费。1995年1月,原告宋信文等31名烤烟农技员均被统一辞退回家。原告骆恢奇于1995年6月被被告烟草公司新田分公司雇请工作至2002年11月30日,同日被告烟草公司新田分公司向原告骆恢奇下达《关于终止劳动关系的通知》,决定从2002年12月31日终止双方劳动关系,要求原告骆恢奇一个月内与公司办好工作、公物交接手续,原告骆恢奇爱人代为签收通知。2003年4月15日,被告烟草公司新田分公司支付原告骆恢奇临时工补贴16176元(其中1989年至1994年临时工补偿金6年×196元,合计1176元;1996年至2002年一次性经济补偿金15000元)。原告骆恢奇领取上述补偿金。原告骆珍爱于1995年6月被被告烟草公司新田分公司雇请工作至2002年11月30日,同日被告烟草公司新田分公司向原告骆珍爱下达《关于终止劳动关系的通知》,决定从2002年12月31日终止双方劳动关系,要求原告骆珍爱一个月内与公司办好工作、公物交接手续,原告骆珍爱拒绝签收该通知。2003年4月16日,被告烟草公司新田分公司支付原告骆珍爱1996年至2002年一次性经济补偿金15000元。原告骆珍爱领取上述补偿金。原告邓光忠在1995年1月被清退后,因其在原工作期间因工受伤,申请要求作退休处理,被告烟草公司新田分公司不同意,1996年4月27日原告邓光忠向新田县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提起劳动仲裁,后被告烟草公司新田分公司作出决定:1、一次性发给原告6个月平均工资6年×194元,合计1164元;2、一次性补偿医疗补助10000元;3、给予其他补助10000元。原告宋柏林于2010年1月在新田县社会劳动保险管理站参保。原告何先柏于2013年1月在新田县社会劳动保险管理站参保。原告骆恢先于2013年11月在新田县社会劳动保险管理站参保。原告宋信文于1995年1月被辞退回家后,担任新田县石羊镇宋家村村支书近7年。原告曾庆璋、陈土样、陈远贵、陈中生、邓光忠、邓石健、何先柏、黄象民、黄象珊、蒋桥旺、蒋如松、邝桐生、刘文中、陆仕杰、罗双福、骆恢先、骆恢智、骆土生、宋柏林、宋少宣、宋修大、唐灶发、谢圣保、谢信璋、郑光德、郑三立、郑水保、郑亚民等均在原户籍所在地就业。2012年12月3日,烤烟技术员宋伍华、曾宪宝等40余人联名向政府、烟草部门信访,要求解决:1、补发养老金、生活费和生产补助金;2、补发每人12个月生活补助金;赔偿擅自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损失。新田县人民政府信访事项复查复核委员会作出﹝新政复查(2013)01号﹞《信访事项复查意见书》,对烤烟技术员宋伍华、曾宪宝等人诉求不予支持。后原告宋信文等人先后向湖南省信访局、省人大常委信访办公室,省委、政府来访接待室进行信访。2019年3月20日,原告宋信文等31人向新田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新田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新劳人仲案字(2019)第9号不予受理通知书以仲裁请求超过仲裁申请时限决定不予受理。一审法院认为,本案的争执焦点:一、原告宋信文等31名要求被告缴纳养老保险金是否有政策、法律依据;二、宋信文等31名原告要求被告给付生活补贴是否有政策、法律依据;三、宋信文等31名原告要求与单位职工同工同酬是否符合法律规定;宋信文等31名原告提出的诉讼请求是否超过诉讼时效。一、宋信文等31名原告要求被告缴纳养老保险金是否有政策、法律依据。一审法院认为,宋信文等31名原告均是1969年至1989年期间被告供销联社聘请临时烤烟农技员,均为农民工,未转户粮关系,合同一年一签。1989年国家实行烟草一条鞭管理,根据国务院、省、市统一部署,将原供销社经营的烤烟业务全部移交给烟草公司,由烟草公司专门负责烤烟生产、收购和调拨、销售工作,烟草从供销社分离后,被告供销联社与宋信文等31名原告未再续订聘请烤烟技术人员合同,双方的劳动关系期满即终止。1989年5月5日,新田县财贸委员会下达《关于烤烟业务移交工作中有关事项的通知》﹝新财字(1989)第4号﹞。1989年6月4日,新田县供销合作联社下达《关于迅速搞好烤烟业务移交扫尾工作的通知》﹝(89)新供字第14号﹞,该通知明确坚决维护新田县财贸委员会新财字(1989)第4号文件精神,之后被告烟草公司新田分公司与宋信文等31名原告签订《招聘临时烤烟农技员合同》。自1989年6月起,宋信文等31名原告均为被告烟草公司新田分公司聘请的劳动合同制烤烟农技员,宋信文等31名原告均未转户粮关系,合同一年一签。根据1991年7月25日国务院颁发《全民所有制企业招用农民工合同制职工的规定》第十条“劳动合同期限应当根据生产、工作需要和保护劳动者身体健康的原则,由企业与农民工协商确定。劳动合同期限届满应即终止,经双方当事人同意,可以续订。”之规定,1994年12月,被告烟草公司新田分公司根据零陵烟草公司《关于清退长期临时工的通知》﹝零烟局字(1994)第20号﹞的统一要求,对招聘的烤烟农技员予以全部清退,未再续签劳动合同。根据《全民所有制企业招用农民工合同制职工的规定》第二十五条“企业招用农民工,实行养老保险制度。其中招用农民轮换工,实行回乡生产补助金制度。实行养老保险制度和实行回乡生产补助金制度的具体办法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规定。”之规定,但我省未出台具体实施意见,没有对企业招用的临时工养老保险缴纳作出明确规定。根据1995年1月1日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七十二条:“社会保险基金按照保险类型确定资金来源,逐步实行社会统筹。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必须依法参加社会保险,缴纳社会保险费”;第一百条:“用人单位无故不缴纳社会保险费的,由劳动行政部门责令其限期缴纳;逾期不缴的,可以加收滞纳金。”基本养老保险的缴费基本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1995年1月1日施行之日起计算,国家政策规定城镇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从1995年启动,并逐步开始制定政策,1996年1月永州市范围内实行统账结合的养老保险制度。因宋信文等31名原告在1995年1月前就被被告烟草公司新田分公司清退,返回农村,离开时养老保险制度尚未全面建立起来,不能适用离开后新出台实施的政策、法律的规定,且宋柏林、何先柏、骆恢先先后在新田县社会劳动保险管理站参保,宋信文等28名原告现均已根据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有关政策规定参加了新农保,享受了新农保的待遇。后颁发《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就本案不具有溯及力。故,宋信文等31名原告现要求按新出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一条规定,主张补发养老保证金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亦提供不了社会养老保险金经济损失各288,000元的计算方式,故法院对宋信文等31名原告要求社会养老保险金经济损失各288,000元不予支持。二、宋信文等31名原告要求被告给付生活补贴是否有政策、法律依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九十七条第三款和第九十八条之规定:本法施行前按照当时有关规定,用人单位应当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的,按照当时有关规定执行;本法自2008年1月1日起施行。1994年12月,被告烟草公司新田分公司根据零陵烟草公司《关于清退长期临时工的通知》﹝零烟局字(1994)第20号﹞的统一要求,对招聘的烤烟农技员予以全部清退,未再续签劳动合同,并按当时《全民所有制企业招用农民工合同制职工的规定》及有关政策的规定,给付了宋信文等31名原告6年的经济补偿金。现宋信文等31名原告要求按照《劳动法》第二十八条、第七十二条之规定,再次要求新田供销联社、被告烟草公司新田分公司给付经济补偿金的诉讼请求,于法无据,法院不予支持。三、宋信文等31名原告要求与单位职工同工同酬是否符合法律规定。宋信文等31名原告在被告新田供销联社工作期间,除身份是企业聘请的烤烟农技员为农民合同工,未转户粮关系,合同一年一签外,政治上同单位固定职工一视同仁,经济待遇聘请烤烟技术人员执行供企三级工工资标准,劳保用品医药、奖金等待遇与规定职工同样享受。在被告烟草公司新田分公司工作期间除身份为招聘烤烟农技员为临时工,合同一年一签,被告烟草公司新田分公司每月支付工资,烤烟农技员在烟叶收购方案中规定的各项奖金及下乡或出差补助,以及入党、入团、评选先进等,与固定职工一视同仁。宋信文等31名原告在被告新田供销联社、被告烟草公司新田分公司工作期间均享受与单位职工同工同酬福利待遇。1995年1月,被告烟草公司新田分公司因当时的政策发生变化,与宋信文等31名原告在劳动合同期满未继续续签合同,终止双方劳动关系,被告烟草公司新田分公司对此并无过错,亦无故意违约行为,双方的劳动关系也已解除。之后宋信文等31名原告实际上也未在被告烟草公司新田分公司工作和提供劳动,双方没有建立新的劳动关系,宋信文等31名原告要求享受与被告烟草公司新田分公司单位职工至1995年后到至今的同等工资福利待遇,没有证据证实,法院不予支持。四、宋信文等31名原告提出的诉讼请求是否超过诉讼时效。本案系劳动争议纠纷,须经劳动争议仲裁部门仲裁是起诉的必经程序。根据《国营企业劳动争议处理暂行规定》(1987年7月31日国务院发布,1987年8月15日起施行)第十六条第二款“当事人应当从争议发生之日起六十日内,或者从调解不成之日起三十日内,向仲裁委员会提出。”1991年国发《全民所有制企业招用农民工合同制职工的规定》第三十二条“履行劳动合同发生争议时,应当协商解决;协商不成的,按照国家有关劳动争议处理的规定办理。”以及1995年1月1日施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八十二条“提出仲裁要求的一方应当自劳动争议发生之日起六十日内向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书面申请。”《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1987年1月1日施行)第一百三十五条“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二年,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2008年5月1日实施)第二十七条“劳动争议申请仲裁的时效期间为1年。仲裁时效期间从当事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计算;前款规定的仲裁时效,因当事人一方向对方当事人主张权利,或者向有关部门请求权利救济,或者对方当事人同意履行义务而中断。从中断时起,仲裁时效期间重新计算;因不可抗力或者有其他正当理由,当事人不能在本条第一款规定的仲裁时效期间申请仲裁的,仲裁时效中止。从中止时效的原因消除之日起,仲裁时效期间继续计算。…”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一条第三项“关于劳动关系解除或者终止后产生的福利待遇争议,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关系之日为劳动争议发生之日”之规定,1994年12月被告烟草公司新田分公司根据零陵烟草公司《关于清退长期临时工的通知》﹝零烟局字(1994)第20号﹞的统一要求,对招聘的烤烟农技员予以全部清退,未再续签劳动合同。1995年1月,原告宋信文等31名烤烟农技员均被统一辞退回家。双方解除劳动关系后,宋信文等31名原告认为自己的权利受到侵害,应当自1995年1月30日双方解除劳动关系之日起一年内,依法及时向劳动争议仲裁部门主张权利。1996年1月起永州市实行养老保险统筹,宋信文等31名原告认为被告烟草公司新田分公司没有为其办理缴纳养老保险登记手续和缴纳养老保险费,明知自己的权利受到侵害,但宋信文等31名原告并未为此主张其权利;且原告邓光忠在1995年1月被清退后,因其在原工作期间因工受伤,申请要求作退休处理,被告烟草公司新田分公司不同意,1996年4月27日原告邓光忠向新田县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提起劳动仲裁,被告烟草公司新田分公司一次性发给原告6个月平均工资6年×194元,一次性补偿医疗补助10000元,给予其他补助10000元,原告邓光忠在申请劳动仲裁时,明知被告烟草公司新田分公司没有为其办理缴纳养老保险登记手续和缴纳养老保险费,自己的权利受到侵害,但邓光忠并未主张其权利;尤其原告骆恢奇、骆珍爱于1995年6月被被告烟草公司新田分公司雇请工作至2002年11月30日,同日被告烟草公司新田分公司向原告骆恢奇下达《关于终止劳动关系的通知》,决定从2002年12月31日终止与原告骆恢奇、骆珍爱劳动关系,要求原告骆珍爱一个月与公司办好工作、公物交接手续,原告骆珍爱拒绝签收该通知。之后被告烟草公司新田分公司支付原告骆恢奇临时工补贴16176元,原告骆恢奇领取了上述补偿金。被告烟草公司新田分公司支付原告骆珍爱1996年至2002年一次性经济补偿金15000元,原告骆珍爱领取了上述补偿金。原告骆恢奇、骆珍爱应当清楚自己在劳动关系存续期间养老保险待遇的情况,应当知道自己的权利受到侵害,但其没有及时主张权利,直至2012年12月3日,烤烟技术员宋伍华、曾宪宝等40余人才联名向政府、烟草部门信访,要求补发养老金、生活费和生产补助金,补发每人12个月生活补助金,赔偿擅自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损失。2019年3月20日,原告宋信文等31人才向新田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此时距双方劳动关系终止之日起已经一年以上,原告宋信文等31人并未在法定期间向有关机构申请仲裁、未向有关部门请求权利救济,且缺乏相应证据证明有不可抗力或其他正当理由,故法院对原告宋信文等31人申请劳动仲裁的期限确已超出法定期限的事实,予以认定。原告宋信文等31人怠于行使其法定权利的不利后果应由其自行承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二十三条、第八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规定,判决:驳回原告宋信文、曾庆璋、陈土样、陈远贵、陈中生、邓光忠、邓石健、何先柏、黄象民、黄象珊、蒋桥旺、蒋如松、邝桐生、刘文中、陆仕杰、罗双福、骆恢奇、骆恢先、骆恢智、骆土生、骆珍爱、宋柏林、宋少宣、宋修大、唐灶发、谢圣保、谢信璋、郑光德、郑三立、郑水保、郑亚民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0元,由原告负担。二审期间,双方当事人均未向本院提交新证据。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查明一致,对一审查明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民事民事二审判决书2019-12-03湖南省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湘11民终4037号
本院在审理原告史某甲与被告黄某甲离婚纠纷一案中,原告以婚生小孩年幼,家庭需稳定处理为由,于2016年6月22日向本院提出撤回起诉申请。
民事其他裁定书2016-06-22湖南省新田县人民法院(2016)湘1128民初231号

法律咨询

电话咨询 周一到周日 9:00-18:00 027-85881208
关注公众号
免责申明:会员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 鄂ICP备18021267号-4 鄂公网安备42018502003405号 Powered by 听讼网 Copyright © 武汉听讼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