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千立

北京大成(石家庄)律师事务所

河北省石家庄市

律师简介

基本信息

  • 执业证号11301201610148199

案件统计

律师人脉关系

法院分布图

律师代理案件趋势

律师案例

上诉人刘铁虎因与被上诉人马军、郝艳霞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石家庄市新华区人民法院(2017)冀0105民初28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10月29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刘铁虎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振超,被上诉人马军、郝艳霞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新维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刘铁虎上诉请求:1、请求依法撤销石家庄市新华区人民法院(2017)冀0105民初289号民事判决书;2、请求判令被上诉人偿还上诉人借款2208900元;3、请求判令被上诉人支付上诉人2208900元借款从被上诉人被羁押之日起到被上诉人偿还完借款之日止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的利息;4、本案诉讼费用及其他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与理由:上诉人刘铁虎与被上诉人马军系朋友关系,2012年10月马军以做生意资金短缺为由向上诉人借款,并口头承诺支付一定的利息,上诉人于2012年11月5日至2013年3月7日期间分五次向马军指定账户打款共计5233900元。马军于2013年2月8日至2013年3月21日分三次还款共计3025000元。马军于2013年3月29日被刑事拘留,此时上诉人刘铁虎才知道被上诉人马军利用所借款项进行违法犯罪活动。一、上诉人认为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冀01民终8766号民事裁定书、石家庄市新华区人民法院(2017)冀0105民初289号民事判决书,直接否定被上诉人马军向高士引书写的亲笔书信的效力(以下简称书信),完全错误。上诉人提供的转账记录,可以证明转款的事实;给高士引的书信,可以证明借贷关系的成立,两者之间形成了完整的证据链条。该书信的由来是:马军在被羁押期间亲笔书写给上诉人的,让上诉人以此向髙士引要钱的凭证,虽然马军审判过程中否认书信真实性,但是无证据证明书信的虚假性。书信作为本案证明借贷关系的直接证据、主要证据,仅凭马军主张“书信是为了向髙士引催款的策略”,不能否定书信的证明效力,这显然是马军为了逃避债务的狡辩。二、一审法院歪曲了“书信”真实意思,在判决中表述为“原告提供的书信非被告马军向原告书写,该书信表述“欠”非“借”,且无明确数额;”,以此否定书信的证明效力是错误的。书信中明确写明:“就是我进来后,我欠朋友的钱,一是贾景雄,二是刘铁虎300多万元。两家日子都不好过,我现在也判了11年,就这样了,就是两边的兄弟很受罪,……希望大哥看到书信尽快处理。”判决书中却故意歪曲字面意思,存在两处错误,1、这里的“欠”的范畴,应当包括“借”,欠朋友的饯,可以是借也可以其他原因欠款。2、书信中明确“欠”款数额为300多万元,写的清淸楚楚,一审中为何说明“无明确数额”?三、关于借贷关系的认定,被上诉人马军、郝艳霞主张与上诉人刘铁虎的借款是一起走私的货款,为此被上诉人马军的代理人向人民法院提交了马军向公安机关做的询问笔录、短信通知的证据。首先,这此证据只是马军个人供词,短信也是发给他人的,不能够证明双方合伙走私。上诉人没有被追究刑事责任的事实,直接证明双方不存在合伙走私一说。马军答辩称,1、答辩人与被答辩人不存在发生巨额借款的任何基础和前提;2、答辩人从来没有给被答辩人出具过任何借据、收据、欠条,双方之间也不存在任何借据、收据、欠条、合同、协议。答辩人和被答辩人不是民间借贷关系,而是合伙走私关系,所谓的债务是非法的,是不应该受到法律保护的;3、郝艳霞作为答辩人的妻子不应该对答辩人个人的走私行为承担任何责任,不应该对答辩人个人的非法债务承担任何责任;4、被答辩人的起诉已经超过了诉讼时效。刘铁虎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请求判令被告偿还原告借款2208900元;2、判令被告支付原告2208900元借款从被告被羁押之日起到被告偿还完借款之日止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的利息;3、本案诉讼费用及其他费用由被告承担。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原告刘铁虎称其向被告马军指定的账户转款,分别为:2012年11月5日向马军转款100万元;2012年11月21日向李伟转款83900元;2013年1月5日向马军转款108万元;2013年3月6日向马军转款170万元、2013年3月7日向马军转款137万元。提供银行交易明细清单、银行卡取款业务回单、个人历史交易明细为证。马军、郝艳霞对上述转款中原告刘铁虎向李伟的转款不予认可。经被告马军申请法院调取其名下银行流水显示,其与原告刘铁虎在2011年至2013年有多次相互转账。原告刘铁虎经调取其自己2011年至2013年银行转账,汇总成资金往来表,用以证明被告马军尚欠其2208900元。被告马军对上述资金往来表显示的双方打款日期、金额中原告刘铁虎向三位案外人的转款不予认可,其余认可。原告刘铁虎提交的被告马军书信,其中有“……两个意见:1、就是我进来之后,我欠朋友的钱一是贾景熊、二是刘铁虎;300多万……”。马军、郝艳霞称,该书信是马军受到刘铁虎的欺骗,为了向高士引要钱,才提到了这种说法,所谓欠款应该是走私的分红,这笔钱是不受法律保护的,不是借款。一审法院认为,出借人向人民法院起诉时,应当提供借据、收据、欠条等债务凭证以及其他能够证明借贷法律关系存在的证据。原告刘铁虎提供银行转帐凭证及被告马军写给案外人高士引的书信用以证明原告刘铁虎与被告马军存在借贷关系。被告马军表示,其与原告刘铁虎合伙走私货物,不存在借贷关系。本案,原告刘铁虎与被告马军在2011年至2013年有数次相互转账;原告刘铁虎提供的书信非被告马军向原告刘铁虎书写,该书信表述“欠”非“借”,且无明确数额;原告刘铁虎提供的《刘铁虎与马军资金往来表》有原告刘铁虎向被告马军的会计、合伙人转款,原告刘铁虎的会计向被告马军转款的表述。综上依据刘铁虎、马军双方的银行流水及被告马军向案外人书写的书信,不足以证实刘铁虎、马军之间的数次款项来往属于借贷行为,不能证明刘铁虎、马军存在借贷的法律关系,故该院对原告刘铁虎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判决:驳回原告刘铁虎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24471元,由原告刘铁虎承担。本院二审期间,刘铁虎申请证人李某出庭作证。证人李某称:其与刘铁虎是一个村的,合伙做过生意,不认识马军,与马军没有资金往来;马军多次向其与刘铁虎借款,2013年3月21日刘铁虎向其转款925000元,是其让刘铁虎向马军要回来的;又称,没有见过马军向刘铁虎借钱。其他事实原审查明认定属实。
民事二审判决书2017-11-22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冀01民终11335号
上诉人黄凯龙因与被上诉人铁国继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河北省石家庄市桥西区人民法院(2019)冀0104民初3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9年4月25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院现已审理终结。黄凯龙上诉请求:1.依法撤销一审判决,查明事实依法改判或发回重审;2.诉讼费全部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与理由:一、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2017年9月,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商定合伙经营中石化加油卡生意,2017年9月17日被上诉人将94万元转至上诉人账户,约定由上诉人具体操作,利润分成。上诉人分别于9月24日、10月3日、10月11日、10月18日、10月25日、11月10日将利润各1万元微信转账给被上诉人。2017年10月25日,被上诉人又增加投资94万元,但随后经营出现问题,上诉人将投资款项交给上游卖家何军凯,却不能按时给付加油卡,才意识到被骗,投出去的钱到现在没有追讨回来。上诉人因追讨款项卷入了非法拘禁案,何军凯也因涉嫌诈骗被采取强制措施,现在刑事审判阶段。原审判决仅依转账记录认定双方系民间借贷关系,属认定事实不清。二、原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证据的审查判断和采信有误。被上诉人没有提供证明借贷关系存在的任何证据,上诉人也没有抗辩转账系偿还双方之前的借款或其他债务,而是强调转账系双方合伙共同经营生意的款项,原审判决不能直接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七条。即使适用该规定,上诉人提供了双方的聊天记录、被上诉人的报案记录等证据,证明双方系合伙关系,被上诉人仍应就借贷关系的成立承担举证责任,但被上诉人没有提供证据证实其主张。反观上诉人提供的微信记录,上诉人给付被上诉人1万元时强调的是利润,且关于购买、销售等生意经营的基本情况均及时向被上诉人汇报;被上诉人的报警记录证明其报案时也承认是投资,而非原审判决认定的借贷关系。从生活常理看,只有合伙关系上诉人才会履行资产管理职责、向被上诉人汇报生意,只有投资、合作关系才会出现上诉人报警称被骗的可能,若是借贷关系则不会出现报警称诈骗。94万元本金每周利息1万元,年利息高达55.5%,明显不符合民间借贷的生活常理。三、一审程序违法。上诉人多次提出本案与黄凯龙涉嫌非法拘禁案、何军凯涉嫌诈骗案的两个刑事案件相关,请求人民法院调取相应的卷宗,并提交了调取证据申请书,但原审法院没有依法调取。第二次庭审后,上诉人及时将黄凯龙涉嫌非法拘禁案的相关卷宗材料提交原审法庭,原审法庭没有组织质证。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七条,刑事案件的审理结果将影响本案的公正裁决,本案应裁定中止审理。原审法院直接作出民事判决,审理程序违法。铁国继答辩称,一、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黄凯龙对答辩人转给其188万元本金,并向答辩人支付6万元利息的事实是认可的。黄凯龙与答辩人没有签订任何书面协议,可以证实该款为投资款,其称从何军凯手中购买加油卡没有任何证据证实答辩人参与了该项投资。关于答辩人与黄凯龙是否为何军凯诈骗案的共同受害人的问题,一审法院经过跟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主审何军凯的主办人以及跟石家庄市公安局裕华分局主办答辩人被诈骗案的办案民警进行了充分的沟通,已经做出详细的说明,不再赘述。关于利息的表述,对于答辩人来讲利息即为利润,利润等同于利息。黄凯龙口头承诺向答辩人每周支付1万元利息,也是这么履行的,一审法院应当判决黄凯龙按照年利率24%支付给答辩人利息。答辩人没有上诉,已经做出了非常大的让步,望法庭驳回黄凯龙的上诉,维持原判。二、一审法院程序正当。一审法院经过两次开庭,最终确定了答辩人与黄凯龙之间属于民间借贷纠纷,给予了双方充分的举证、质证时间以及机会。一审法院主办人根据黄凯龙提供的线索,主动找到石家庄市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何军凯案的主办法官,并向该法官了解相关案情,最终根据法律规定作出了公正无私的判决,一审法院的主办法官是非常负责的,程序也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三、法律适用正确。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七条,答辩人主张该款项为借款,而黄凯龙主张该款项为共同经营,性质属于投资,但拿不出与答辩人签订的投资合同,反而拿出了与案外人签订的《购销合同》,且该合同也没有答辩人的签字,所以黄凯龙根本不能证实自己的主张,故答辩人的诉求成立。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典型案例中有答辩人与黄凯龙相似的案例,案号(2016)最高法民申3335号裁定书。铁国继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决被告偿还原告借款本金188万元及利息50.76万元(以第一笔本金94万元为基数,月息2分,从2017年9月18日计算至2018年11月17日;以第二笔本金94万元为基数,月息2分,从2017年10月26日计算到2018年11月25日),188万元本金之后的利息继续主张,直到还清188万元欠款为止。2.判决被告承担本案的全部诉讼费用。一审认定事实:双方当事人对于原告主张的向被告转款188万元及被告先后付给原告6万元的事实没有争议,该院予以确认。双方当事人争议的主要事实是原、被告之间是民间借贷还是合作或合伙关系,对此,该院认定如下: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七条规定,原告仅依据金融机构的转账凭证提起民间借贷诉讼,被告抗辩转账系偿还双方之前借款或其他债务,被告应当对其主张提供证据证明。该案中,原告提交了向被告转款188万元的金融机构的转账凭证,被告对收到原告上述款项不持异议,但主张该款系双方基于合作关系而产生的共同投资,对此原告不予认可,被告未就双方系合作或合伙关系提交相应证据,因此,对被告主张的双方系合作或合伙关系的事实,该院不予认定,应认定双方系民间借贷关系。
民事民事二审判决书2019-07-22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冀01民终6172号
山东省德州市陵城区人民检察院以陵检公刑诉〔2017〕49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李某1犯诈骗罪,于2017年5月24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于当日立案,并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6月13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德州市陵城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陈相风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李某1及辩护人谷千立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山东省德州市陵城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15年8月份左右,被告人李某1通过赵某1(另案处理)向学生家长李某5人虚构可以办理中国政法大学统招普通本科的事实,骗取李某5人操作费用共计41万元,后被告人李某1退还给赵某14.8万元,将剩余的36.2万元用于购买汽车等消费,至今无法归还。对上述事实,公诉机关提供的证据有:1、书证:户籍信息等书证;2、证人证言:证人李某6等的证言;3、被害人陈述:被害人李某5的陈述;4、被告人的供述与辩解:被告人李某1的供述与辩解;5、勘验、检查、辨认、侦查实验等笔录:辨认笔录等。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李某1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隐瞒真相,骗取他人财物,数额巨大,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提请本院依法判处。
刑事一审判决书2017-08-24德州市陵城区人民法院(2017)鲁1403刑初64号

法律咨询

电话咨询 周一到周日 9:00-18:00 027-85881208
关注公众号
免责申明:会员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 鄂ICP备18021267号-4 鄂公网安备42018502003405号 Powered by 听讼网 Copyright © 武汉听讼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