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晓慰

湖北言和律师事务所

湖北省武汉市

律师简介

基本信息

  • 执业证号14201201510395607

案件统计

律师人脉关系

法院分布图

律师代理案件趋势

律师案例

原告郭某1与被告郭某2,第三人郭某3继承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10月8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郭某1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周小娥、许晓慰、被告郭某2、第三人郭某3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郭某1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张秀兰的遗产(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中南街莲8村3栋1单元2层2室房屋)由郭某1、郭某2、郭某3各继承三分之一的份额;2、本案诉讼费由郭某2承担。事实和理由:郭某1、郭某2、郭某3系兄弟关系。父亲郭坤正于1988年去世,母亲张秀兰于2005年3月24日购买武汉铁路局出售的坐落于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中南街莲8村3栋1单元2层2室房改房,并办理了房屋所有权证。母亲张秀兰于2011年8月20日去世,上述房屋郭某1、郭某2、郭某3一直没有解决。母亲张秀兰生前曾说过,郭某2顶替了父亲郭坤正的工作,郭某1的生活相对困难,母亲张秀兰名下的房产由郭某1继承,由于客观原因没有立遗嘱。母亲张秀兰去世后,郭某2为了方便照顾丈母娘,拟搬到诉争房屋居住一年,郭某1基于兄弟关系,同意郭某2居住。郭某1、郭某2、郭某3商量,房屋租金按每月800元的标准计算,郭某2将租金的三分之一分别付给郭某1和郭某3。但郭某2拖了很久才将租金付给郭某1,且应付给郭某3的租金至今未付。一年后,郭某2并未搬出诉争房屋,且一直居住至今。因郭某2不同意协商处理遗产分割事宜,郭某1为此提起诉讼。郭某2辩称,不同意郭某1的诉讼请求。郭某3承认郭某1提出的全部诉讼请求。
民事民事一审判决书2018-12-17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人民法院(2018)鄂0106民初15589号
上诉人朱必虎因与被上诉人邓济南、原审第三人潜江市后湖管理区承包地征收补偿费用分配纠纷一案,不服湖北省潜江市人民法院(2018)鄂9005民初123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11月5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朱必虎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活体补偿款归朱必虎所有,由潜江市后湖管理区支付给朱必虎,由邓济南承担上诉费。事实和理由:1、朱必虎是土地承包经营权人,邓济南是承租人,朱必虎是行政征收的被征收主体,征收合同确定的权利应由朱必虎享有,邓济南不享有获得征收补偿费的权利;2、朱必虎与邓济南没有签订书面承包合同,不能认定双方存在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关系,即便朱必虎与邓济南系承包关系,也应适用民事合同的相关法律,邓济南应基于债权法律关系来主张权利,而不能基于土地征收法律关系来主张权利。邓济南辩称,邓济南与朱必虎存在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关系,邓济南与朱必虎约定,朱必虎将鱼池转租给邓济南经营,邓济南将租金交给朱必虎,将其他费用交给前湖办事处,邓济南依约缴纳了相关费用;邓济南是实际经营投入者,应当享有活体补偿款。潜江市后湖管理区述称,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维持原判。邓济南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依法确认登记在朱必虎名下的鱼池征收活体补偿款39000元归邓济南所有;2、判令潜江市后湖管理区将上述鱼池征收活体补偿款39000元直接支付给邓济南。3、诉讼费用由朱必虎负担。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朱必虎系潜江市后湖管理区所属前湖办事处红星渔场农户即土地承包户,依法享有承包经营权。2017年间,经双方协商,朱必虎将其承包的鱼池及堤埂(不含房屋)租赁给邓济南经营,双方约定,邓济南经营鱼池,由邓济南按办事处规定的时间和标准,缴纳办事处“两田”款后,剩余租金由邓济南向朱必虎支付现金。2017年,潜江市委、市政府响应中央环保政策,推行在潜江市后湖管理区所在地修建湿地公园从而造福一方百姓的政策,采取退田还湖举措。在退田还湖过程中,除对潜江市后湖管理区所在地农户土地、青苗进行补偿外,还额外对鱼池经营户包括实际经营户进行鱼池征收过程中的“活体”予以补偿,以弥补所有养殖经营户的损失。该补偿款已发放至潜江市后湖管理区处,并登记在朱必虎名下,邓济南要求享受该补偿款,从而引发争议。为解决争议,潜江市后湖管理区及所属前湖办事处做了大量协调工作,但因双方分歧过大而无果。一审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鱼池征收活体补偿款39000元的归属问题。朱必虎将其承包经营的鱼池(含堤埂)以出租的形式流转给邓济南经营,未违反法律法规禁止性规定,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应属有效。本案争议的鱼池征收活体补偿款39000元,是在承包地被征收过程中,除去安置补助等其它补偿后,专门针对实际投入人所投入的鱼池(含堤埂)“活体”进行的特定补偿。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二条第二款“承包方已将土地承包经营权以转包、出租等方式流转给第三人的,除当事人另有约定外,青苗补偿费归实际投入人所有,地上附着物补偿费归附着物所有人所有”的规定,该活体补偿款39000元应归实际经营人即邓济南所有。现该款登记在朱必虎名下,并留存在潜江市后湖管理区处,应由潜江市后湖管理区直接给付邓济南。朱必虎主张该款应直接支付给朱必虎,但未提交证据予以证明,其提出的相关抗辩意见不予采纳。邓济南的诉请合法有据,依法予以支持。诉讼费承担问题不属当事人争议范围,由法院依法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一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三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二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二款之规定,判决:一、由第三人潜江市后湖管理区保管的登记在朱必虎名下的鱼池征收活体补偿款39000元归邓济南所有;二、第三人潜江市后湖管理区于判决生效后三日内直接给付邓济南鱼池征收活体补偿款39000元。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775元,减半收取计388元,保全申请费410元,合计798元,由朱必虎负担。二审期间,朱必虎提供了马士付、关从林、彭其旺、王祖会四人的书面证人证言,以证明涉案鱼池由朱必虎养殖,养殖物由关从林、彭其旺、王祖会收购。邓济南、潜江市后湖管理区均质证认为,上述证据已过举证期限,缺少证据的形式要件,证人未出庭作证,证明内容与实际情况不符。
民事二审判决书2018-12-27湖北省汉江中级人民法院(2018)鄂96民终1126号
原告关从林与被告潜江市后湖管理区渔业承包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年1月3日立案。原告关从林在本院依法送达交纳诉讼费用通知后,未在七日内预交案件受理费。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八条、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十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一十三条的规定,裁定如下:
民事一审裁定书2019-01-11潜江市人民法院(2019)鄂9005民初422号

法律咨询

电话咨询 周一到周日 9:00-18:00 027-85881208
关注公众号
免责申明:会员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 鄂ICP备18021267号-4 鄂公网安备42018502003405号 Powered by 听讼网 Copyright © 武汉听讼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