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根军

安徽众星合律师事务所

安徽省合肥市

律师简介

基本信息

  • 执业证号13406200210283711

案件统计

律师人脉关系

法院分布图

律师代理案件趋势

律师案例

上诉人程祥钢为与被上诉人淮北市油西环保建材有限公司(简称油西公司)、丁兆峰、丁学志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安徽省淮北市相山区人民法院于2015年11月7日作出的(2015)相民二初字第00449号民事裁定,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12月1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程祥钢及其委托代理人张杰,被上诉人油西公司、丁兆峰、丁学志的共同委托代理人代根军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程祥钢一审诉称:2014年10月前后,程祥钢经中间人(龙成光)介绍,称油西公司需要矸石,程祥钢可以运送矸石卖给油西公司。程祥钢从朱建购买了矸石,分别通过驾驶员丁启雷、赵喜子、周山等人用大货车将矸石运到油西公司处。由丁兆峰安排人员查验后出具小票。2015年1月24日,程祥钢与油西公司对小票进行了汇总,油西公司将小票收回,统一由丁学志出具证明一份,证明油西公司当时对程祥钢的欠款总数为244394.4元。在此期间,丁兆峰还使用程祥钢提供的专门用于铺路的5车矸石(价值5120元),未向程祥钢出具收条。经查,丁兆峰系油西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程祥钢所运送的矸石,是为了满足油西公司的生产经营所需。程祥钢多次向各被告催要欠款无果,现请求判令油西公司、丁兆峰、丁学志共同偿还矸石款249514.4元及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1.5倍从起诉之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油西公司在一审庭审中辩称:涉案矸石油西公司与龙成光签订协议,从龙成光处购买,由龙成光供货,与龙成光存在买卖合同关系,原告和被告之间不存在煤矸石买卖合同关系。龙成光供应煤矸石244393.4元,被告油西公司已支付现金及以砖抵款合计244425元,欠款已支付完;诉状中8车煤矸石系龙成光免费提供铺设路面,不计入煤矸石款。主体是被告油西公司与龙成光之间买卖合同关系,与原告没有关系,原告程祥钢不具有原告主体资格,被告油西公司为收货单位;丁兆峰、丁学志不是适格被告,应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一审法院审理查明:2014年5月1日,油西公司(甲方)与龙成光(乙方)签订协议书,约定:乙方负责购买甲方指定煤矸石货源,运送到甲方窑厂指定地点,乙方运送煤矸石到甲方窑厂1万吨,甲方给乙方结算一次,甲方按照电子小票实际吨位给乙方结算。甲方给乙方结算时,按照实际吨位除运费外甲方每吨给乙方加两元费用,协议自乙方运送煤矸石到甲方窑厂1万吨之日起生效。2014年9月至10月,龙成光向油西公司供应煤矸石10183.1吨,货款为244394.4元。2014年12月12日、2015年1月2日、2015年1月6日、2月15日,龙成光分别向油西公司借款4000元、3000元、3000元、2000元。2015年2月15日,油西公司支付龙成光5万元。2015年3月10日、4月6日、4月28日、8月8日,龙成光从油西公司拉走煤矸石空心砖38.79万块,货款为182425元。2014年10月至今,程祥钢数次向油西公司法定代表人丁兆峰催要货款,丁兆峰不同意支付,表示让龙成光来与其结账,并告知程祥钢已支付部分货款给龙成光。期间,程祥钢与龙成光曾一同去找丁兆峰,龙成光告诉丁兆峰其不在不能结账。另查,丁兆峰系油西公司法定代表人,丁学志系油西公司收货员、开票员。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是程祥钢是否为案涉买卖合同的当事人。《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十条规定,当事人订立合同,有书面形式、口头形式和其他形式。《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条规定,当事人未以书面形式或者口头形式订立合同,但从双方从事的民事行为能够推定双方有订立合同意愿的,人民法院可以认定是以合同法第十条第一款中的“其他形式”订立的合同。程祥钢主张其为案涉买卖合同的出卖人,并无证据证明油西公司与程祥钢之间以书面或口头形式订立合同,油西公司与龙成光在合同履行中也始终不认可程祥钢系买卖合同当事人。程祥钢在庭审中亦承认,其数次去找油西公司催要货款,丁兆峰都不同意支付其货款,同时,龙成光亦不认可程祥钢系出卖人的身份,再结合协议书、支付煤矸石款的收条、收据及发货单、出门证等,能够证明油西公司与程祥钢之间亦没有订立合同的真实意思表示,故对程祥钢系案涉买卖合同出卖人的主张不予支持,程祥钢不是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公民,应当驳回其起诉。程祥钢举证证明其组织煤矸石货源运送到油西公司,油西公司认可收到煤矸石,但认为买卖合同主体系龙成光,程祥钢与龙成光均否认其二人为合伙关系,至于程祥钢与龙成光之间的法律关系性,不是本案审理范围,不予审查。关于丁学志出具的证明,丁学志系油西公司收货员,程祥钢未举证证明丁学志为油西公司代理人,丁学志系无权代理,因此,程祥钢所举证据证明力明显小于油西公司所举证据证明力,故仅对证明中煤矸石数量及数额进行采信。关于丁兆峰、丁学志是否在本案中承担民事责任的问题,油西公司的企业性质为有限责任公司,丁兆峰系油西公司法定代表人,丁学志系油西公司职工,其两人在协议书、证明上的签字应为职务行为,代表了油西公司,故其两人在本案中不应承担民事责任。综上,本案纠纷实质上属于程序性问题,根据合同相对性原理,程祥钢所举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项、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三)项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第二百零八条第三款的规定,裁定:驳回原告程祥钢的起诉。程祥钢不服一审裁定,上诉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及适用法律均有错误理由如下:1、一审裁定认定丁学志出具的证明时,否认了丁学志代表油西公司向上诉人出具欠条证明的行为效力,但是在论述关于丁兆峰、丁学志是否在本案中承担民事责任的问题时,又改变上述认定,认为丁学志系油西公司职工,其两人在证明上的签字是职务行为,代表了公司。同时对于丁兆峰与龙成光签订的协议书,一审一方面以鉴定结果不足以影响本案定案性质为由不同意对证据形成时间进行鉴定,另一方面却又认定该证据能与其他证据形成证据锁链,锁定了油西公司与龙成光之间的买卖合同关系,属于对事实的主观臆测。2、裁定书擅自混淆了本案法律关系。一审中油西公司与丁兆峰举证的协议书是丁兆峰个人与龙成光所签,姑且不论该证据的真实性,仅就证明效力而言,该证据能证明龙成光与丁兆峰之间存在买卖合同关系,而一审裁定将此认定为可以证明油西公司与龙成光存在买卖合同关系。一审中油西公司与丁兆峰一审举证的支付凭据中四份是龙成光个人向丁兆峰个人出具的借条,明显为公民个人民间借贷法律关系,与上诉人所诉与油西公司买卖合同关系不具有关联性。而另外四份为龙成光向油西建材购买标砖、空心砖的收据,均是在本案所诉买卖合同关系之外“或许”存在的“油西公司与龙成光之间买卖合同关系”凭证。丁兆峰在一审第一次开庭之后已经明确知道上诉人持有债权人为上诉人和龙成光两人欠条,且上诉人对其向龙成光个人支付货款提出异议的情形下,依然于2015年8月出具了所谓“抵销凭证”(收据一张),显然是与龙成光恶意串通侵害上诉人权益的行为,不仅不真实,也不具有法律效力。3、一审裁定适用法律错误。龙成光在本案中有直接利害关系,一审法院不将其列入当事人,反而依职权对其进行询问处理,不符合法律规定。一审法院依据民诉法119条规定来认定上诉人不符合起诉条件属于对法律条文的理解错误。综上请求依法撤销相山区人民法院一审裁定书;依法指令相山区人民法院对本案进行审理。二审中,程祥钢、丁兆峰、油西公司均坚持一审举证及质证意见,丁学志对一审证据的质证意见同丁兆峰、油西公司。二审中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均无新证据提交。本院二审查明:丁学志系油西公司法定代表人丁兆峰之子,在油西公司从事收货工作。2015年1月24日,丁学志出具证明一份,载明内容如下:“今欠龙成光、程祥钢矸石(10183.1吨),244394.4元。
民事二审裁定书2016-01-04安徽省淮北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淮民二终字第00317号
原告朱正华与被告淮北市新洪杨煤矿劳动争议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11月5日立案。原告朱正华于2016年8月22日向本院提出撤诉申请。
民事一审裁定书2016-08-22淮北市烈山区人民法院(2015)烈民一初字第2959号
本院在审理原告淮北市新洪杨煤矿与被告梁永迁劳动争议纠纷一案中,原适用简易程序审理,在审理过程中,发现案件较复杂,不宜适用简易程序,应当转为普通程序审理。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三条的规定,裁定如下:
民事一审裁定书2015-08-10淮北市烈山区人民法院(2015)烈民一初字第01804号

法律咨询

电话咨询 周一到周日 9:00-18:00 027-85881208
关注公众号
免责申明:会员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 鄂ICP备18021267号-4 鄂公网安备42018502003405号 Powered by 听讼网 Copyright © 武汉听讼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