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某某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一审刑事判决书

案件信息

  • 审理法院:黄石市西塞山区人民法院
  • 审理程序:一审
  • 案件类型:判决书
  • 案号:(2018)鄂0203刑初125号
  • 裁判日期:2019-01-19
  • 案由:
律师:郑刚(湖北群力律师事务所)
...................................
尊敬的用户,您好: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如果您还不是听讼用户,请注册; 若有任何疑问致电027-85881208。
当事人信息
审理经过
原告诉称
被告辩称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2018年2月至2018年4月期间,被告人何某某多次向吸毒人员李某、明某、郑某贩卖毒品甲基苯丙胺片剂(俗称“麻古”)和甲基苯丙胺(冰毒),具体事实如下:
(一)向吸毒人员李某贩卖毒品事实
1、2018年2月23日,何某某在西塞街道加油站处,以甲基苯丙胺片剂每颗50元的价格向李某贩卖甲基苯丙胺片剂2颗(约0.18克)及少许甲基苯丙胺,李某通过微信向何某某转账150元。
2、2018年3月14日,何某某在,以甲基苯丙胺片剂每颗50元的价格向李某贩卖甲基苯丙胺片剂2颗(约0.18克)及少许甲基苯丙胺,李某通过微信向何某某转账146元。
3、2018年4月3日,何某某在西塞街道还建楼附近,以甲基苯丙胺片剂每颗60元的价格向李某贩卖甲基苯丙胺片剂1颗(约0.09克)及少许甲基苯丙胺,李某通过微信向何某某转账98元,付现金10元。
4、2018年4月25日,何某某在西塞街道加油站处,以甲基苯丙胺片剂每颗60元的价格向李某贩卖甲基苯丙胺片剂2颗(约0.18克)及少许甲基苯丙胺,李某通过微信向何某某转账170元。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的下列经庭审质证、认证的证据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1、证人李某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其从2018年2月开始吸毒,从朋友贾龙吟处得知何某某(微信号×××,经其辨认)有毒品卖,其平时吸食的毒品都是从何某某手中购买的,除了购买毒品外,其与何某某没有其他经济上的往来,微信转账记录就是购买毒品的数额,共买了2000-3000元左右的毒品。其中:①2018年2月底的一天下午,其微信联系何某某(昵称为“阿弥陀佛”)购买2颗麻古和1小袋冰毒,通过微信转账150元给何某某,后在加油站外面,何某某将2颗麻古和1小袋冰毒交给了其;②同年3月中旬的一天,其微信联系何某某购买2颗麻古和1小袋冰毒,微信转账146元给何某某,后在,何某某将2颗麻古和1小袋冰毒交给其,剩下的4元钱其付的现金;③3月的一天,朋友谢建军(外号“猴子”)让其帮忙购买毒品,其微信联系何某某购买100元的毒品并通过微信转账,在西塞街道老油库边上的加油站处,何某某将1颗麻古和1小袋冰毒交给了其,其将这些毒品给了“猴子”;④4月初的一天,谢建军跟其说麻古涨价了,约定由谢建军出100元,其出70元,购买2颗麻古和1小袋冰毒,其微信联系何某某,在西塞还建楼处,何某某将1颗麻古(因只有1颗麻古)和1小袋冰毒交给其,其通过微信发给何某某98元红包,并给了10元现金;⑤4月25日14时左右,其微信联系何某某购买2颗麻古和1小袋冰毒,何某某跟其说麻古每颗涨了10元,后在西塞街道加油站处,何某某将2颗麻古和少量冰毒交给其,其微信转账170元给何某某。
2、微信账号截图、微信转账记录,证实何某某、李某系微信好友,何某某微信号为×××,昵称为“阿弥陀佛”;李某微信号为×××,昵称为“我滴爱情已欠费”。2018年2月23日12:08,李某向何某某发微信红包150元;3月14日14:00,李某向何某某发微信红包146元;3月21日13:31,李某向何某某发微信红包100元;3月22日18:37,李某向何某某发微信红包100元;4月3日19:35,李某向何某某发微信红包98元;4月25日14:44,李某向何某某发微信红包170元。
3、现场检测报告书,证实2018年4月25日经现场检测,李某当天尿检结果为甲基苯丙胺呈阳性。
4、被告人何某某的供述及辨认笔录,证实微信号为×××,昵称为“阿弥陀佛”;2018年4月25日15时许,“瘦高个”(经其辨认为李某)一直联系他购买毒品,其想着自己还剩下几颗麻古,就准备给李某,之后,在西塞还建楼处,其将2颗麻古和少量冰毒交给李某;李某通过微信发给其的170元红包,是还打牌时借的钱。其还证实其与李某认识一个多月了,李某的微信号为×××,昵称为“我滴爱情已欠费”,李某微信转账给其的钱是其与李某借的钱和打麻将输的钱,其输给李某的钱是给的现金;其当庭认可其于2018年4月25日向李某贩卖毒品的事实。
(二)向吸毒人员明某贩卖毒品事实
2018年4月25日,何某某在西塞街道还建楼7栋停车棚处,以甲基苯丙胺片剂每颗50元的价格向明某贩卖甲基苯丙胺片剂4颗(约0.36克),收取毒资200元。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的下列经庭审质证、认证的证据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1、证人明某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2018年4月25日14时左右,黄某约其一起吸食毒品,并将何某某(经其辨认)的电话号码给其联系买毒品,其电话联系何某某(号码:186××××6820)购买200元的毒品,30分钟后,何某某电话联系其,在西塞还建楼7栋停车棚处,其以200元钱从何某某手中买了4颗麻古,其与黄某一起吸食后被公安民警抓获。
2、证人黄某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2018年4月25日下午2点多钟,其约明某吸食麻古,并将何某某(经其辨认)的电话号码告诉了明某,让明某去找何某某购买毒品。约20分钟后,明某告诉其毒品拿到了,其从亚光新村驾车到明某家,看到床头柜上有4颗麻古,其给明某200元钱,后与明某一起吸食了。
3、手机通话记录截图,证实2018年4月25日14:31,明某拨打何某某手机(手机号186××××6820),两人通话37秒,14:50,何某某拨打明某手机,两人通话11秒。
4、微信账号截图、微信消息记录,证实黄某微信号为×××,昵称:大白;何某某微信号为×××,昵称为“阿弥陀佛”,电话为188××××1117,备注为“何斌”;何某某手机于2017年12月19日下午3:05给黄某发来一条短信,内容为“五哥,我是何冰,换号了”。
5、现场检测报告书,证实2018年4月25日经现场检测,明某、黄某当天尿检结果为甲基苯丙胺呈阳性。
6、被告人何某某的供述及辨认笔录,证实186××××6820手机号码系其使用,2018年4月25日14时许,其接到明某(经其辨认)的电话,让其帮忙购买麻古,因其以前吸毒还剩下十颗左右麻古,其就想把这些麻古给明某。之后,在西塞还建楼广场,其免费给明某4颗麻古;其当庭认可其于2018年4月25日向明某贩卖毒品的事实。
(三)向吸毒人员郑某贩卖毒品的事实
1、2018年2月16日,何某某在位于道仕袱街小卖部附近,以甲基苯丙胺片剂每颗50元的价格向郑某贩卖甲基苯丙胺片剂6颗(约0.54克),郑某通过微信向何某某转账300元。
2、2018年4月23日,何某某在上述地点,以甲基苯丙胺片剂每颗50元的价格向郑某贩卖甲基苯丙胺片剂3颗(约0.27克)及少许甲基苯丙胺,郑某通过微信向何某某转账80元及付现金220元。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的下列经庭审质证、认证的证据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1、证人郑某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其绰号“老毛”,2018年2月16日,其朋友王回(外号“细眼睛”)让他帮忙购买毒品,其通过微信联系何某某(经其辨认)购买300元钱的毒品,并通过微信发给何某某300元,当天下午,其来到何某某家边的小卖部,何某某将6颗麻古交给其,其都交给了“细眼睛”;2018年4月23日18时左右,其电话联系何某某购买300元钱的毒品,后在何某某家楼下的小卖部,何某某将3颗麻古和1小袋冰毒交给其,其微信转给何某某80元,付现金220元。其购买的价格是麻古50元1颗,冰毒100元1小包。
2、微信账号截图及交易记录截图,证实郑某微信号为×××,与何某某系微信好友,何某某微信号为×××,昵称为“阿弥陀佛”,2月16日13:26,郑某通过微信向何某某发红包300元;4月23日18:54,郑某通过微信向何某某发红包80元;
3、现场检测报告书,证实2018年4月25日经现场检测,郑某当天尿检结果为甲基苯丙胺呈阳性。
4、通话记录,证实郑某手机号151××××0063与何某某手机号186××××6820于2018年4月23日18:16至18:50两次通话。
5、抓获经过,证实何某某于2018年4月25日被抓获归案。
6、行政处罚决定书,证实何某某因给他人提供毒品吸食及吸食毒品被行政处罚情况。
7、户籍证明,证实被告人何某某的身份信息。
8、被告人何某某的供述及辨认笔录,证实“老毛”(经其辨认为郑某)的微信号为×××,其与郑某之间的微信转账有些是郑某打麻将欠其的钱,有些是郑某找其换的现金;其曾供述2018年4月24日19时许,郑某问其拿不拿得到毒品,其称拿不到,便想将其以前玩剩下毒品的给他算了,在字路口处给他2颗麻古和少量冰毒,未收钱。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被告人何某某违反国家对毒品的管制规定,明知是毒品而多次向他人贩卖,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贩卖毒品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何某某贩卖毒品7次,可酌情从重处罚。关于公诉机关对何某某于2018年3月14日向李某贩卖甲基苯丙胺片剂1颗及少许甲基苯丙胺,收取毒资100元的事实指控,经查,证人李某称毒资100元系其微信转账给何某某,但李某的微信转账记录中并无此笔转账,因除李某一人的证言外,无其他证据印证,该笔贩毒事实证据不足,故不予支持。
关于何某某提出的起诉书指控其在2018年2至4月间向李某贩卖麻古五次,只有2018年4月25日那次属实及其未向郑某贩毒的辩解意见及其辩护人提出公诉机关指控何某某于2018年2月23日、3月14日(2次)、4月3日向李某贩卖甲基苯丙胺片剂;2018年2月16日、4月23日向郑某贩卖甲基苯丙胺片剂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辩护意见,经查,何某某于2018年2月23日、3月14日、4月3日各向李某贩卖毒品一次的事实,除李某的证言外,还有相关的微信转账记录佐证李某的证言,何某某称其与李某的微信转账记录系李某还款的辩解,除其一人的供述外,无其他证据印证,本院依法认定其向李某贩卖毒品4次;证人郑某证实其找何某某购买二次毒品的事实,有微信转账记录、通话记录佐证,何某某亦曾供述其向郑某提供过毒品,何某某辩解本案买毒者的微信转账为还款的意见,除其一人供述外无其他证据印证,故对上述意见不予支持。关于辩护人提出的证人李某、郑某的证言前后矛盾,不符合常规,不能作为定罪依据及微信支付记录的收集、提取不符合法律规定,不能作为定案依据;微信支付只是一种经济往来,不能作为何某某贩卖毒品的证据的辩护意见,经查,证人李某、郑某对从何某某手中购买毒品的事实作出了详细的陈述,且有微信转账记录、通话记录佐证,何某某证实其向李某贩卖过毒品、曾供述郑某找其买毒品,其免费给了郑某毒品,且其自称与本案购买毒品者系同学、朋友关系,并无矛盾纠纷,并认可其与该二名证人的微信转账事实,只是对款项性质作出辩解,上述证据均系公安机关依法取得,微信支付记录并经证人及何某某确认,依法应予采信。关于辩护人提出何某某具有如实交待自己的二次贩卖毒品事实及当庭认罪,具有坦白认罪的从轻情节,无违法犯罪记录,建议对何某某从轻量刑的辩护意见,根据查明的事实,何某某自归案起,避重就轻,未能如实供述主要犯罪事实,不属坦白认罪,故对该辩护意见不予支持。对公诉机关提出的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以上七年以下,并处罚金的量刑建议予以支持。根据何某某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社会危害程度及悔罪表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三款、第七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及《最高人民法院》第一条、第四条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人何某某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四个月,并处罚金五千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之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一日,即自二〇一八年四月二十六日起至二〇二二年八月二十五日止;罚金限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一个月内缴纳)。
二、未退赃款一千三百七十四元继续予以追缴,上交国库。
电话咨询 周一到周日 9:00-18:00 027-85881208
关注公众号
免责申明:会员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 鄂ICP备18021267号-4 鄂公网安备42018502003405号 Powered by 听讼网 Copyright © 武汉听讼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联系地址:武汉市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关山大道332号保利国际中心7层707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