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婚同居借卵受孕抚养权归谁

文章来源: 听讼网整理    |     01-30    |    64人看过

2016年12月金某(女)与李某(男)同居,双方于2018年3月赴泰国,利用购买的她人卵子与李某提供的精子进行人工受孕,后将胚胎移植至金某子宫。

一、案情简介

2018年12月7日,金某产下一名女儿小李。2018年12月19日,李某将小李带离金某,并抚养至今。随后,金某为争夺小李抚养权而提出诉讼。

二、原告诉请

1、判令金某于2018年12月7日生育的女儿小李由金某抚养;

2、本案诉讼费由李某负担。

三、法院裁判

法院查明:李某与金某是同居关系不是代孕关系,小李自出生后一直由李某扶养,李某的抚养条件较好。

法院判决:1、驳回金某的全部诉讼请求;2、小李由李某自行抚养。

四、律师分析

1、借卵所生子女当属无辜,其合法权益理应得到法律保护

本案中由于证据不足,法院并未认定为代孕,仅将二人关系定性为未婚同居。

依据民法典,非婚生子女享有与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因此我们认为,无论本案是否构成代孕、对借卵生女的行为如何定性与谴责,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歧视和危害非婚生子女。

不管是婚生子女还是非婚生子女,是自然生育、人工生殖、借卵或者代孕所生子女,均应给予同等保护。
代孕

2、父母身份关系的认定问题。

判决中指出,本案中李某是孩子的生物学父亲。金某作为孕育者并非孩子的生物学母亲,与孩子没有血缘关系。

3、判决子女抚养权以儿童利益最大化为原则。

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第三条确立了儿童利益最大化原则,我国作为该公约的起草参与国和缔约国,亦应在立法和司法中体现这一原则,法院在确定子女监护权、抚养权归属时,理应尽可能最大化地保护子女利益。

2020年颁布的民法典也确定了这一原则。

因此,本案法院从李某是孩子的生物学父亲、孩子出生后一直由李某抚养、李某的抚养条件更优等三方面考虑,将抚养权判归李某能够照顾到孩子对生活环境及情感的需求,更符合儿童利益最大化原则。

五、法条链接

1. 《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第3条第2款  禁止以任何形式买卖配子、合子、胚胎。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

2.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26条第1款  父母对未成年子女负有抚养、教育和保护的义务。

3.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1071条第1款  非婚生子女享有与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加以危害和歧视。

4.《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1072条第2款  继父或者继母和受其抚养教育的继子女间的权利义务关系,适用本法关于父母子女关系的规定。

该作品系作者结合新闻时事、法律法规及互联网相关知识整合,作品内图片源于网络。仅供交流学习,若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联系客服告知,我们核实后将立即删除。
0
您的鼓励,将成为作者的创作动力。
听讼小编 做您的口袋律师,倾听您的法律问题
电话咨询 周一到周日 9:00-18:00 027-85881208
关注公众号
鄂ICP备18021267号-4 鄂公网安备42018502003405号 Powered by 听讼网 Copyright © 武汉听讼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联系地址:武汉市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关山大道332号保利国际中心7层707室